天一房产5月 嘉里购物 胜达矿业6月 东升英语3月 乐平塔前罗家砒采石公司8.1 乐平科山红石灰公司7月 乐平长福矿业7月 临港加油站6月 高家德旺建材6月 塔前钱亿亿环保科技4月 塔前镇徐乐石灰厂6月 双田镇岩口采石场4月 涌山春景钙业3月 乐平塔前秉红石灰厂5月 礼林英明瓷土矿业1月 牛栏窝瓷土矿11月 中旷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张家坞采石 乐平中润科技公司3月付 新世纪墙材12月另付一次 高家高德采石4月付 上河采石厂5月 涌山柏树下采石 乐德国际 临港石灰厂 高岩钙业1月付 星悦琴行 众埠茅坪采石5月 润泉供水5月 赣溪米业叶5月 乐平锦绣城,给您一座百万人期待的锦绣城5月
乐平首页 > 范晓波的BLOG:铅山的两种读音

新闻内容

范晓波的BLOG:铅山的两种读音

来源:范晓波的BLOG 类别:文学原创 添加时间:2016/04/12

铅山是它的本名,当地人非要读作yan(音同沿)山,并在汉语词典开创了一个特例,铅山作为县名时读作yan山。这似乎表明,他们并不满足于过单一的黝黑如铅的生活。铅山人执意借着舌尖形状的变换表明更丰富的文化姿态,铅山的内涵里,既有声母为q发第一声的铿锵与平实,也有声母为y发第二声的轻盈和上扬。

永平镇附近的铅矿和铜矿,是当然的第一声,千年之前,铅赐给这个县以姓氏,铜带给这土地上的人民以富足。不远处石塘的连史纸作坊和鹅湖书院,则是标准的第二声。连史纸的脆白、典雅同铅与铜的沉重、粗粝形成赌气般的对照,铅山一度因它成为江南五大手工业中心之一。比连史纸更具上扬感的读书声、辩论声,把铅山县的富足直接从物质层面扩展到精神层面。中国古代哲学史和文学史,都记录了鹅湖书院里发出的声响。

毫无疑问,峭拔野性的黄岗山属于铅山,它不仅是武夷山的最高峰,也是华东地区最高峰。就在黄岗山脚下,却遍布着yan山风格的云雾、萱草、茶叶、溪流和一些发音更柔曼的乡村:鹅湖、紫溪、新滩、太源、篁碧等等。当然,还有那条连通赣闽两省的鹅湖古道,以及古道上遗落的奇闻轶事。我的脚步和呼吸验证过其中一些圣境,十多年前还曾为紫溪的一家乡村幼儿园写过好几千字的印象记。印象更深的是,许多村民直接饮用从门前水沟里淌过的山泉水,口感比井水更清凉甘冽。

县城河口镇是江西四大古镇之一,与瓷都景德镇齐名,也是始于武夷山的万里茶道第一镇。旧码头对岸的九狮山赭红浑圆,像九座巨型铅锚,把小城和周边的村庄牢牢焊定在河边,它们是铅与铜的近亲。不过,绕山而过的信江却浑身散发着yan的气质。它不仅清浅,而且迂缓,不仅迂缓,而且缠绵,一步三回头,荡出无数光泽迷人的涟漪,适合白鹭沐浴捕虾,适合蓑笠翁撑排放鸭,适合小妇人洗衣净菜。更明显的证据是,水面上还有一座曲线动人的古浮桥,迤逦泅向对岸少人的绿野。铅山人已在信江上修了公路桥,yan山人却执意要将木浮桥保留到底,审美意味明显大于实用价值。

临江的明清古街修建时采用了大量古砖和麻石,可视作铅的远亲,古街上的生活方式又只适合读柔和的第二声。新城区超市林立,物资丰饶。古街里的中药铺、茶叶铺、铁匠铺、篾匠铺、桶匠铺、剃头铺还在营业;汤粉、灯盏果、荞麦果等别具风味的小吃仍掌控着当地人的味蕾。许多外地人也常慕名闻香而来。吊脚楼大多采光不足,老人们却只在昏暗中才能安眠,醒着时就坐到门前的光柱下摘菜唠嗑,或者一动不动地歪坐着聆听自己的鼻息。他们守在老街上,和壁上的苔藓、墙上的仙人掌一样,在阳光与雨水的轮番浇注下随性地生死。如果你肯俯下身子把耳朵贴上麻石,几十年前独轮车的足音似乎仍在低空萦绕。

铅山的两种读音

1990年秋冬,我在铅山一中实习两个月,对群居生活的不适和对未来的隐忧灰暗如铅块,沉沉坠向心底。我常去九狮山下的山林、寺庙踏青散心;在通往老码头的深巷里写生流连;更多的傍晚,坐在一中后边的货运铁路上看冬阳在冰冷的钢轨上一点一点地熄灭。除了自己的老家,我从未与一个县城交情那么深,也从未在一个旧镇的落寞氛围里浸染得那么久,以至于,多年之后,我常不由自主地想起它,奔向它。

1997年,我数次坐面包车从上饶去河口采访。1999年之后,我多次从南昌坐火车和中巴到紫溪等地云游。2006年后的春天,我两次顶着瓢泼暴雨坐中巴赴铅山宾馆开原本兴趣不大的笔会。2010年之后,我多次自驾从南昌出发去那边看浮桥、造纸作坊,吃灯盏果。有个秋天的夜晚,和家人一起蹲在星光欲滴的九狮山顶眺望古镇暗红的灯火,久久舍不得回宾馆。

1990年的那段记忆的贮存地,发音更倾向于铅,之后若干次回归时,我却有点分不清,我到底更爱俊秀抒情的yan山,还是它属于铅与铜的粗重部分。

很少有地方能像它那样,在两种读音的角力中呈现出极富张力的韵味。也很少有地方,用25年长度见证了我从青年到中年的韶华流逝,却用一成不变的山峰、江水和浮桥标记了我在时光中丢失的一些东西。

2015年春天再次走近它时,同车的北方作家又在讨论那个发音的问题:明明是铅山,为什么要读yan山呢?

我们的土话就是这么念的,我们叫铅笔也叫yan笔的。到上饶接站的当地女子解释道。

我微微笑着,迎风望着窗外那条1990年风格的柏油路,宽若高速路的快速通道都修好了,我居然仍能沿着这条绿影婆娑的旧公路进出古镇。似乎,河口不仅执意要把古镇的本色保持到底,也打算成为我个人的往事之城。

这样,铅山就有了两种读音之外的另一个好处:时间在交通陆路化的近代抛弃了它,时间也在经济工业化的现代饶过了它。(文字发表于 2015年5月13日《人民日报》“作品”版,图片选自网络)

关于乐平 服务说明 代理合作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育学园 中国樟树网 崔玉涛的育学园 崔玉涛 乐平市政府网

乐平天下互联网技术服务中心  合作专线:13800000000

赣ICP备12001075号-1

Copyright © 2007 www.lpshi.com! company.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声明:本站部份资料来源于网上,由程序自动收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会及时删除。